保健养生

分类
当前位置:哈尔滨按摩 > 保健养生 >

不过一般人没有那么好的注意力去观察这些不起眼的景色

春天永远不像书里描写的那么美好罢,花确是开了,树也确是长新芽了,不过一般人没有那么好的注意力去观察这些不起眼的景色。
 
坏事物的存在感总要比美好事物的存在感高的多,春天的许多日子里雨总是下个不停,天空很少放晴,就算放晴了过一会总要来场大雨,看着那灰蒙蒙的天,沐涵的心情也没怎么好过。
 
就算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,沐涵的心情也不会好吧。
 
昨天晚上她看到了什么?
 
赵筱扶着喝醉的沐潇回家,而沐潇当着众人的面吻了赵筱。
 
沐涵那一刻的心情,就像一把碎玻璃揉进心脏里,心不停的在滴着血。
 
这比用刀子桶还要难受,至少刀子桶完之后可以拔出来,揉进心里的碎玻璃,要怎样把它从心上移开?
 
后来赵筱把沐潇扶进了房间,沐涵大脑一片空白地坐在沙发上,一晚上没见赵筱出来,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 
沐涵在沙发上坐了一晚。
 
隔天早晨,下了一夜的大雨,终于停歇了。
 
沐潇牵着赵筱的手从房间走了出来,两人早已把自己收拾好了,全然没了昨晚的狼狈。
 
沐涵本来坐在餐桌上的,看到他们俩后立马拿着包打算出门,沐潇问:“吃早餐了吗?”
 
“吃了,我去公司了。”沐涵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关上门后,她站在门口疯狂的喘息着,那种心痛的感觉快要让沐涵窒息。
 
沐潇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,准确地说,两人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,沐潇是他的妈和另一个男人生的,后来他妈和那个男人离了婚,跟沐涵的爸爸结了婚。
 
凌沐潇原本也不叫凌沐潇,是后来来到凌家之后才改的名字。
 
沐涵第一次见到沐潇是她十二岁的时候。
 
那年,沐潇十四岁,是青春期。
 
沐潇非常不同意他的爸爸妈妈离婚,后来他的爸爸妈妈还是离婚了,他来到凌家以后一直不肯接受凌家,无视所有人,各种叛逆。
 
沐潇和沐涵是一个学校的,那天下午沐涵被几个男孩子围住了,沐潇看见后单枪匹马地冲过去打他们。
 
那时候的沐潇其实很瘦,根本不是那几个人的对手,被按倒在地上,后来那几个人看教导主任来了才勉强放过沐潇。
 
沐潇带着沐涵走到树林,他们坐在石板凳上,沐涵笑着流泪问:“你怎么会帮我?”
 
“你是我的妹妹啊。”沐潇说。
 
沐潇只是不满意他爸妈离婚,没必要连累任何人,况且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不论是谁他都会救。
 
不过,沐潇那句“你是我的妹妹啊”感动到了沐涵。自从沐潇来到凌家以后就一直无视沐涵,她还以为沐潇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,原来他一直有把她当妹妹看的。
 
后来的沐涵,不停的跟别人炫耀她有一个对她很好的哥哥。
 
后来的沐潇,不停的锻炼身体只因为那次没能成功保护好沐涵。
 
就连沐涵自己都不知道,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如此地依赖沐潇。
 
是从她忘记了带便当,而他毅然决然地把自己那份给她的那一刻开始吗?
 
是从她受到欺负,而他冲出来用他瘦弱的身板挡着的那一刻开始吗?
 
还是从她发烧的时候,而他默默地守护了她整晚的那一刻开始?
 
太多太多的回忆,都证明了同一点:她喜欢他,很喜欢很喜欢,她害怕失去他,很害怕很害怕,这也许不单单是喜欢那么简单了,这是爱,她清楚的,这是爱,爱到了骨子里的爱。
 
沐涵所害怕的,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上演了。
 
沐潇和沐涵不在一个大学。
 
沐涵手机上那串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,它的主人叫做凌沐潇。
 
沐涵总是点开通讯录,找到凌沐潇,然后静静地看着他的手机号发呆。
 
沐涵很多个夜晚的梦里都回放着同一句话。
 
“沐涵,你是我的妹妹啊,我永远只是你的哥哥而已啊。”
 
是啊,只是哥哥而已啊……
 
那次沐潇约了沐涵一起出去庆祝,他收到了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 
沐涵喝了好多酒,最后散场的时候,沐潇开着车带沐涵回家了。
 
沐潇把沐涵扶进了房间,帮她整理好了一切,最后帮她盖上了被子。
 
在沐潇转身准备走的时候,沐涵抓住了他的手。
 
“别走”沐涵酒喝多之后脸颊红彤彤的,眼神迷离地望着沐潇。
 
沐潇好笑地坐在了沐涵的身旁。“怎么了?难受啊?我去给你倒水。”他起身又准备走。
 
“别走,我有话跟你说”沐涵嗓音沙哑着,似乎每说一个字都牵扯着喉咙里的血丝。
 
沐潇一脸无奈地坐回去:“说吧。”
 
“……”
 
“我喜欢你。”
 
沐潇一脸怪异地盯着沐涵看了好久。“你喝醉了,睡吧。”
 
“凌沐潇,我喜欢你!”
 
“你喝醉了!”
 
“我没醉,我很清醒!凌沐潇,你没听清楚的话,我再说一遍,我喜欢你!非常非常喜欢!”
 
“……”
 
两人对视良久后,沐潇伸手摸了摸沐涵的头:“沐涵,你是我的妹妹啊,我永远只是你的哥哥而已啊。”
 
沐涵突然伸手环住了沐潇的脖子,她的下巴靠着沐潇的肩膀。
 
“凌沐潇,你是凌沐潇,你不是我的哥哥!你…你是我最爱的人!”她从来不叫沐潇为哥哥,因为她知道的,她不要沐萧做他的哥哥,她要沐潇做她最爱的人。
 
“沐涵,你喝醉了,你冷静一下好吗?”沐潇将沐涵环在他脖子上的手一只一只移开,然后起身站了起来,剩下沐涵一个人木衲地坐在床上。
 
沐潇头也不回地走了,最后留下一道刺耳的关门声。
 
沐涵突然像个疯子般大笑起来。刚刚自己的一切行为,愚蠢的可笑啊。
 
他明明只把自己当妹妹啊……
 
他对自己的一切照顾,不过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爱啊。
 
这样自作多情的自己,多好笑……
 
滴答滴答……泪掉到地板上发出的声音……
 
大家好,我是花樯,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文章。

上一篇:那些诗句为何在岁月变迁里依旧流传出文字的芬芳

下一篇:转眼我们的爱情已经有一年了今天是我们相恋的周年纪念日

返回列表